电子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子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你救了我的命我只给了你一张补拍的结婚照[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3:49:52 阅读: 来源:电子线厂家

div>

“当年你跟着我去大西北,连张结婚照也没拍过。现在,我们去补拍一套吧?”在他们结婚纪念日的这天,63岁的甘海根向妻子罗桂英提出了这个建议。罗桂英笑着说:“我们都这把年纪了,你也不嫌拍出来丑吗?”“拍出来看了才知道,肯定不会输给那些年轻人。”走过30多年婚姻后补拍出来的婚纱照里虽然没有青春的容颜,但是多了淡定和从容的眼神,经历人生风雨后的爱情,更加让人动容。

最浪漫的事就是为你造一幢房子

甘海根出生于1951年,原来住在上海静安区,后来因为父母被下放,他到了嘉定农村插队。农民当了一年多,兰州煤矿来招工,他听说每月有100多元的工资,就毫不犹豫地报名了。那时一个普通工人每月才30多元的收入,在乡下当农民收入更少。甘海根心想,吃苦我不怕,反正一样吃苦,何不多赚点钱?而且那时年轻人的想法就是,好男儿志在四方。

1973年,甘海根回来探亲,一起去兰州的同事给他做媒,介绍了比他小3岁的罗桂英。罗桂英是本地人,身材娇小,说话细声细语,站在身高一米八的甘海根的身旁,颇有小鸟依人的感觉。两人对彼此的印象都很好,很快就聊上了。40天假期一到,甘海根要重回煤矿去,他们只得依依惜别,之后就靠书信往来……

因为条件有限,那时人们谈恋爱,不追求朝朝暮暮。甘海根和罗桂英说是恋爱3年,其实真正相处的时间不过就是3个探亲假而已。用甘海根的话来说就是:“第一次见面是认识,第二次是了解,第三次就是结婚。”

在这之前,罗桂英的父母听说女儿和甘海根谈恋爱,都表示反对。他们劝罗桂英说:“你知道兰州在哪里吗?你以后跟他去了,还回得来吗?”罗桂英并没有考虑那么多,她觉得嫁鸡随鸡,既然嫁人了就肯定跟着那个男人过了,至于在哪里过反正都一样。罗桂英的父母见没法说服女儿,最后就提了一个要求:“结婚可以,但一定要有自己的新房。”

甘海根想了想准岳父的要求也不算过分,他在插队的时候是住在一个猪圈里,条件差到极点了,虽说他们婚后的大部分时间会在兰州过,但结婚时无论如何还是要体面一点,不能太委屈了罗桂英。

第二年的探亲假,甘海根就带了一帮子同在兰州挖煤的小兄弟回来,大家开足马力,开始造房子。那时造房子比现在困难多了,物资匮乏,又没有什么交通工具。砖头从淀山湖运过来,他们用几辆平板车整整拖了3天才到,到的时候,这些平日里挖煤的大个子们一个个都累得趴在地上。散装的水泥买起来便宜,可是怎么从市区运回来呢?他们想了个办法,用米袋子装,这样装了1000多袋,放在自行车上骑回来。尖顶的房子谁都造不来,他们就集思广益,边造边想。十几个大男人吃住在一起,罗桂英带着几个好姐妹帮忙生火做饭,每天都是热热闹闹的。就这样,忙活了两个探亲假,终于造好了3间瓦房,共有100多平米,所有的人工费全免,兄弟情谊可见一般。

新婚之夜,甘海根和罗桂英躺在床上,看着家徒四壁的新房,两人相视而笑。他们已经买好了3天后去兰州的火车票,这个新房造得如此辛苦,最后只能住上两个晚上。“值得吗?”罗桂英问。“当然值得,不造这房子怎能娶到你那?多辛苦都是值得的。”甘海根乐呵呵地回答。

新婚蜜月就是去大西北吃苦

甘海根为了心爱的人花了两个多月时间造了幢房子,现在的男女恋爱,有什么比这更浪漫?

坐在去兰州的火车上,罗桂英靠在甘海根的肩膀上,内心满怀激动和甜蜜,此后,他们就要开始一段新生活了。随着火车渐渐向西北方向开,窗外从绿色的农田变成了黄色的沙土地,人和房子都变得越来越少,钻过一个又一个山洞后,罗桂英忍不住问:“怎么还没到?还有多远啊?”甘海根安慰她说:“快了,快了。”这是罗桂英第一次坐火车,三天三夜的行程对她来说,实在是有点儿长,坐得连腿都肿了。

虽然已经做好了要去兰州吃苦的思想准备,但是在下火车的那个瞬间,罗桂英还是被身边黑漆漆的环境吓到了。她没想到这是在山里,四周月黑风高,人都看不见几个,时不时有辆驴车从身边经过,上面驮着的都是一口口棺材。甘海根给她解释说:“煤矿里面经常死人,习惯了就好。”罗桂英听了汗毛都竖起来了,心想,我到底是来了什么地方?甘海根挑着大大小小的包裹在前面走,罗桂英在后头跟着,也不知道是因为走了太快,还是因为太害怕,走着走着她就有种心慌气急的感觉,一阵冷风吹过,不争气的眼泪下来了……

在兰州的生活住的是窑洞,吃的是粗粮,大米每月才配给1斤。起初来的时候,罗桂英完全不适应,有种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的感觉。好在,那里有很多同去的上海人,所以并不感到寂寞。他们俩一开始挤在集体宿舍里,后来有了自己的小屋,过起了二人世界。平时甘海根下矿去,罗桂英就在家收拾屋子、做饭,或者和小姐妹们聊天,等丈夫回来。甘海根的人缘好,在矿上的小兄弟多,有什么事也能相互照应。罗桂英怀孕的时候想吃什么,大家都会优先照顾她,帮她送来……特殊年代里的友情也值得让人珍惜和回味。

转眼到了上世纪80年代初,甘海根夫妇带着4岁的女儿回到了上海。因为是偷偷逃回来的,所以没有户口,没有工作。人是回到了家乡,可是心里上无依无靠,经济上又没有保障,他们觉得这日子比在兰州时更苦……那段时间,罗桂英怀了第二胎,按照政策他们可以生下来,但是一想到家里的经济情况这么差,甘海根不无伤感地说:“这个孩子我们养不起。”没办法,怀到4个月时,罗桂英还是狠下心去做了人流。

为了生活,甘海根跟人学会了发豆芽,买来豆子做成黄豆芽,绿豆芽,然后再拿出去卖。刚开始的时候,因为脸皮薄,甘海根不敢在家附近摆摊,于是每天凌晨2点多起床,骑车载着100多公斤的豆芽,单程两个多小时,赶到昆山去卖。卖完后再骑车去市区的十六铺进豆子,回家再准备发豆芽。如此每天骑车三点一线,要150公里,比奥运会的自行车比赛还要牛。甘海根一直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就是因为那个时候锻炼出来的,其实他是不知道,还有个说法叫积劳成疾。

安亭镇上有一座又长又陡的桥,这是甘海根每天骑车的必经之路,因为载着100多公斤的豆芽,他骑不过去,所以,每天凌晨三四点,罗桂英就会陪着丈夫一起出门,过桥的时候她在自行车后面推一把。等顺利地把丈夫送过桥后,她再独自走回家,没有路灯的漆黑的小路上,要走半个多小时。罗桂英的胆子很小,现在每每经过这座桥的时候,她都要感叹一句:“不知道那时怎么会敢的?”他们的豆芽生意做了十几年,这座桥见证了甘海根夫妇奋斗的辛酸和甜蜜。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