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子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Uber滴滴从中美打车服务看中美O2O产业变化趋势

发布时间:2020-07-21 17:19:00 阅读: 来源:电子线厂家

2014年12月,Uber 刚刚在新一轮融资中筹得 12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72 亿元),该公司诞生短短五年后,估值就达到了令人瞠目的 400 亿美元。

而同在12月,滴滴打车融资7亿美元,成为中国非互联网上市公司中最大的单笔融资之一。

一个是称雄国内的地头蛇,一个是享誉全球的过江龙,他们同台,究竟会发生怎样的碰撞?世界O2O博览会大会主会场,在艾瑞咨询总裁杨伟庆的主持下,“对阵双方”滴滴打车VP罗文与Uber上海总经理王晓峰《从中美打车服务看中美O2O产业变化趋势》舌战开始!

以下为对话实录整理:

杨伟庆:我们讲完房产开始谈谈车,非常高兴请到两位跟大家分享,先给大家打个招呼。

罗文:大家好,我是滴滴打车的罗文。

王晓峰:大家好,我是Uber的王晓峰,很有幸在这边跟大家交流。

杨伟庆:这一个话题,两个不同的国家探讨中美整个O2O核心差异,我们先从打车开始。我们关心Uber在全球的情况,在全球来讲,中美之间在打车领域的O2O有哪些差异?

王晓峰:我想谈一个共性,当我们在谈一个数字,回到2013年10月的时候,那个时候我们整个公司300、400人聚集在迈阿密,过来庆祝公司进入50个城市;2014年10月我们进入全球300,每个城市都有不同货币语言法规行为习惯和车辆供应和人才招聘情况。如果你谈回到这里边有一些共性东西是什么呢?如果大家看Uber的界面,你打开Uber注册之后,看到一个界面一个小圈不停地转,我会在第一时间打开这个APP,离你最近的车,到你这儿需要几分钟,我不会在屏幕上给你塞500、800辆,告诉司机,最后车不来,这是很大的不同。因为其实你要的不是一千辆车,你只是觉得周围有一千辆车安全感多一点,你要的只是一辆车。

杨伟庆:罗文有真正可以解释的,为什么给大家推荐那么多车?

罗文:这是我们想说的事情,我们做专车的时候,考虑的就是这个问题,大家可以看到专车和其他朋友的产品不一样,比如说我们为什么没有做信用卡,因为在中国,我们知道信用卡没有那么普及,信用卡是很高的门槛,于是我们想怎么把它坎掉。中国的司机在意目的地,因为他非常艰难,他家住在哪个地方,他可能住在大兴住在延庆,他要往那个地方走。为什么我们不指派一个司机,你很近,我们希望构造经济生态,你情我愿。这是发展过程中中国人和欧美人的区别,这是我们的产品设计。

杨伟庆:罗文给了一个解释,中国人比较艰难,有中国特殊国情,这是他认为两个地方最大差异,包括人的不同需求,人包括用户也包括司机。

王晓峰:有人说Uber是下一个谷歌,下一个脸谱,这是别人说的,我们想想为什么?会有人说,你不就是一个做打车的嘛,为什么做打车能够这样?我们回头过来看十年,当年谷歌出来的时候,你是干啥的,不就一个框?!脸谱出来,你是干嘛的?不就是认识人?!亚马逊出来,你不就是把东西放到网上卖,为什么这些公司在每个领域里边,从最早被人不认同误解到慢慢开始往前走?有些东西挺好玩,是不是真的是说你来中国就本土化,本土化是不是意味着妥协,哪些东西坚持,哪些东西不坚持,是有趣的话题。我就说一点,对话。你到底是派单还是抢单?我们有好多人过来问说,你们为啥不做预约,中国人喜欢预约,我说为什么派单?举一个大家都能理解的例子,我在国家会议中心,伟庆总叫车,用抢单的方式,明明老王开了一辆车我就在国家会议中心,但用的是洪锋总的小米,小米很快,结果罗总他开的是另外一辆车离着3公里,伟庆总叫的单我抢不着,最后是罗总过来把这单抢了,也把伟庆走接上,这是明显的抢单,问题来了?为什么中间要花2970米的油钱、距离和拥堵的距离,为什么不选30米,一定选等12分钟?你说没所谓,你情我愿,那我问了,北京有多少辆这样的车在跑?300万,一辆浪费2970米,以及拥堵的时间、油钱。

杨伟庆:好,我们懂了,我们接下一个话题,我们听懂了您的商业模式,在我们这个台上其实还少两位,一位是快的,前两天融了几亿美金,跟滴滴PK融资金额,红包大小。还有易到,我们凑齐这桌还差两副牌。王总,您评价一下,国内三位的伙伴,竞争的伙伴,您觉得在市场当中能容纳多少家,这个市场您觉得是无限大,大家都有份额还是说未来是赢者通吃,您怎么看?

王晓峰:如果说务虚来看,我们自己公司愿景使命,长远目标,我们希望成为每个人专属司机,这对用户。另外一个愿景,我们希望每一位有车的车主,都能是在Uber平台上过去接单的司机,所以这个是我们的愿景,你从这个意义上看,仅仅把人从A到B点,来看,每一个公司在每一个城市都有很长的时间要走,Airbnb兄弟说3.4万个城市,这是很大的市场,容得很多人来做,远远没有到竞争白热化,3.4万个城市Airbnb还在发展。

杨伟庆:你的答案是大家都有机会。

王晓峰:当然。

杨伟庆:滴滴跟快的拼得你死我活,你怎么看?

罗文:就像我们每天出行,换了多少工具,从腿换到,可能自行车或者公交车,地铁到单车到飞机,哪怕车都有不同的级别。在某一个细分领域,当他这么白热化的时候会出现寡头,但是在交通在出行这个领域上有太多太多的机会。

杨伟庆:大家都比较低调,不好意思台上评价竞争对手,这里面有一个意思的话题,原来滴滴快的都是搞的打车。去年2014年我们都出专车,这就搞得易到有点难受,大家讲高频战胜低频,打车是属于更高频的需求,再往低频走,因为专车相对低频一次,要求层次更高,适用环境有限,你说这是必然,你怎么去看待高频和低频O2O市场,尤其在同样一个服务领域当中,你有什么观点?

罗文:我们这么理解,用户去认知去了解都有一个门槛,比如说大量的用户他用滴滴绑定了银行卡,使用微信支付,能够非常简单。打不到车没有车用一下专车多十块钱解决我的问题,这好像是一个高频战胜了低频,更多是顺应需求,你产品做得不好,打不到车,你再高频都没用,只是门槛上低了一点点。另外顺应领域,滴滴肯定战胜不了婚庆,婚庆频率相对低,但是我战胜不了,这不是必然,顺应他需求降低门槛而已。

王晓峰:高频最终战胜低频,打车天天打,衣服不能天天洗,无论高频还是低频,你真正找到自己所在细分领域用户切实需求,你都会发展得很好。

杨伟庆:两位都是O2O代表性公司,我们很多人关心,门口琳琅满目这么多公司在,两位怎么判断,现在O2O市场,市场有很大机会,但是从融资来讲,你们觉得是泡沫多还是觉得不泡沫还值得更多人冲进来,您觉得外面这些项目,能评价一下多少靠谱多少不靠谱,请两位专家意见给大家点评一下?

罗文:我觉得这个泡沫看怎么去理解,当我们走在街上,我们会发现太多太多的问题需要解决,我们有很多很多的事情,我们不爽不如意,现在我们出现了O2O,O2O看起来概念很高大上,但事实上就是用互联网的这种信息更快、更有效流动,更好信息对称去提高这样的效率。我觉得机会是非常非常大的,就像刚刚说的,外面什么都有,比如按摩。

杨伟庆:我就怕两位举这个例子,你兜里只有一百万美金,你只能投哪个项目?

王晓峰:投Uber。

杨伟庆:除自己的。

罗文:衣食住行,高频高需,这些对于老百姓他们还没有解决很好,解决他们,比解决其他行业价值比老百姓更加大。

王晓峰:这个世界不是你有钱就行,有钱是助力,但有钱不一定会成功。如果我要过来投,不是有没有人有没有钱,有没有实力,有没有品牌,而背后说你的这个东西是不是真正能够满足用户需求,那我要投会投这类的项目,至于细分领域要看事本身了。

杨伟庆:今天时间有限,我们O2O这个领域机会很多,我们希望国内的这些优秀的O2O代表能够给我们行业提供更多成功的榜样,能够分享更多的知识,通过O2O的活动,能够让更多的创业者从两位身上,从众多优秀公司身上,学到他们想学的东西,我们也祝愿本次活动成功,谢谢两位。

上海磨骨

昆明面部填充价格

南昌隆鼻修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