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子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国地方债务问题目前不必过虑

发布时间:2021-02-01 16:54:29 阅读: 来源:电子线厂家

中国地方债务问题目前不必过虑

专访IMF财政事务部主任科塔雷利:  随着国际评级机构调降中国信用评级,中国地方债务问题再度引发国际关注。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也在日前发布的最新一期《财政监测报告》中认为地方融资平台是中国潜在的财政风险源。报告援引了中国国家审计署的数据称,中国地方政府债务在2010年底时占GDP比率为27%,其中将近一半(47%)是通过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产生的。根据国家审计署2011年公布的审计结果,截至2010年底的地方政府债务余额为10.7万亿元。  不过IMF财政事务部主任卡罗·科塔雷利(Carlo Cottarelli)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时表示,IMF只是希望能获得更新数据来全面评估中国的整体财政状况,而他并不认为现阶段人们应该过度担忧中国的地方债务问题。  中国应提高财政数据透明度  第一财经日报:你在IMF《财政监测报告》中提到了财政透明度的问题,尤其是中国的巨额地方政府债务数据。你认为地方政府债务是否影响了中国的偿债能力?  科塔雷利:我们认为,中国的财政状况依然强劲。但如果对地方政府的债务与赤字有更好的数据会有助于明确现状、看清问题,即地方政府欠银行多少债,收入与支出有多少差额。对于中国地方政府的这些状况我们并没有足够的更新数据。我们知道中国政府正在进行这项工作,我们希望能更频繁地看到中国公布这些地方政府债务与赤字的数据。  日报:如果这一数据比预期的大,中国该如何缓解相关风险?  科塔雷利:我认为不会,也希望规模不会很大。中国是一个快速增长的国家,当一国的经济增长很快时,支持公共债务也会容易得多。因此我并不认为现阶段人们应该过于担忧这个问题,我们只是希望获得更好的信息来更全面地评估中国的整体财政状况,不仅对中央政府,也对地方政府。  日报:本轮全球危机前,人们普遍认为一国债务占GDP比率(Debt-to-GDP Ratio)的合适水平是60%。但如今对此却出现了一些争议,你认为是否有必要反思最优负债率水平?  科塔雷利:我不这么认为,也不认为有必要提高最优负债率的水平。因为即便是60%,许多国家也出现了重大危机。我认为有必要在中期内——15至20年左右的时间里,将债务水平降低到60%左右。但对于那些陷入债务危机的国家而言,最好在长期内能够把负债率目标降得更低。  日报:另一方面,我们看到危机以来,财政与货币政策之间的界限变得越来越模糊。你认为是否有必要考虑正式建立某种职能机制让债务管理机构、央行和财政当局更好地进行合作?  科塔雷利:这是个很好的问题。显然,我们处在一个非常时期,我们看到央行对政府的大量融资,并非直接融资,而是通过购买政府债券,这在几年前来看是不可想象的。我认为这反映了目前对货币基础和流动性需求很高的非常处境。因此,我认为央行持有政府债券是可取的。在某种意义上,央行是在扮演市场与政府的媒介。但总体上,这只有当央行不丧失可信度的时候才会奏效,否则人们就会开始担忧货币价值。为了避免这一风险,有必要对经济提供大规模货币融资,同时以合适的节奏进行财政调整,从而不让所谓的“财政主导”(fiscal dominance)成为一项重大风险。  各国应找到合适财政紧缩节奏  日报:你在报告中提到,财政整顿应该以合适的节奏进行,但如何衡量节奏是否“合适”?  科塔雷利:并没有一个神奇的数字可以用来衡量,但决定财政整顿的正确节奏需要考虑三件事情。第一是公共财政的状态,如果债务或赤字巨大,就需要加快节奏。第二,经济状况,如果经济不好,就需要稍微放缓一下步伐。第三,从市场融资的难易程度看,如果能轻易从市场融资,那么也可以有所放缓。但如果一个国家处于融资利率很高或者无法从市场融资的情况下,就显然需要收紧财政政策。这三方面的考虑是决定财政调整速度的主要因素。但任何情况下,最好在一项中期计划内进行财政整顿。  日报:在财政整顿方面,IMF的报告认为日本行动太慢,而美国却行动太快。这会带来哪些风险?  科塔雷利:我们从中看到了多重风险。对美国而言,不必要的过快紧缩财政可能会让本已脆弱的美国经济复苏脱轨。我们预计美国经济今年将增长2%,但存在一些不确定性。因此,美国最好能够放慢紧缩节奏,但需要制定一个全面的中期计划,这样市场也能相信其公共债务最终能以合适的速度下降。对日本而言,正在进行的财政刺激计划的确在短期内有助于日本经济复苏,但必然提高了日本中期内的公共财政风险。那就是,中期内的某一时刻,日本债务利率将开始上升,当债务存量如此高的时候,如果利率上升将对债务管理构成挑战。  日报:那么日本是否存在爆发债务危机的风险?  科塔雷利:希望不会,但中期内的风险是一定存在的。我不认为存在任何短期风险,但风险在于日本的投资者基础,由于多数公共债务都由日本国内投资者持有,一旦中期内投资者决定将其资产组合多元化并开始更多投资到国外市场,那么日本的利率就会开始上升,风险就会兑现。  日报:IMF指出,欧元区应该考虑放慢财政整顿的节奏。具体来说,欧元该如何调整财政紧缩目标?  科塔雷利:我们认为,欧洲多数国家,包括欧元区在内,有必要维持在结构性目标基础上的财政政策。设定一个未来一两年内的政策措施,然后执行这些政策。如果经济疲弱,那么财政赤字在一两年内可以暂时升高,因为潜在赤字在降低。这是我们的建议。这意味着,更少地强调所谓的“名义赤字目标”(即名义赤字占GDP比率),否则当经济活动放缓时,政府就要被迫进一步紧缩。我们看到,过去一年里,越来越多欧洲机构实际上已经迈向这个方向,更多关注结构性赤字而非名义赤字,或者至少根据经济发展状况修改了他们的名义赤字目标。我认为他们是在朝正确方向前进,也应该继续这么做。

甘肃公务员考试成绩

甘肃省公务员报名入口

定西教师资格证考试

天水公务员考试

相关阅读